历史今天

抗战转折的关键人物──百年少帅张

发布时间: 2019-08-13 07:08:07 阅读数: 3作者:

为我国民革命过程中一大顿挫,

「此次事变。

物换星移,

情感丰富的翩翩佳公子民国廿五年十二月十二日西安事变。极峰被张杨叛兵劫持。当时震惊世界。蒋公在引言里,八年剿匪之功,预计将于二星期可竟全功者,竟坐此变几全隳于一旦。」影响的重大可知;今事隔三十年。大局已变,但当年事变主角之一的张汉卿编按,迄今仍在受教管中,汉卿是张学良。

风雨深霄。展读蒋公的手记。觉得这位年事渐老的「少帅」,不无系人思念的地方,事变发生后的半个月,张汉卿亲送蒋氏回京,由军事委员会组织军事最高法庭,加以审讯;自此即受长期。

他幽居的地点。据笔者所知,经过下列多次的迁移。最初是在奉化溪口。一九三八年抗日战争爆发后,曾居留汉口,后来被移往江西泰和。幽居于沅水河畔的凤凰山,一九四○年被移往贵州修文县的王阳明祠。一九三九年又移湘西阮陵;一九四二年再移往贵州与四川边境毗连的桐梓县。最后是被移到台湾的新竹县。以至。

这位当年叱咤风云的张少帅,

经过廿多年时光的冲洗,如今渐渐地被人淡忘了;他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?他的家世。他在受教管前的事迹,及他在幽居期中和赵四小姐的艳迹。他少年时代的风流韵事,大家都耳熟能详;似乎不必再花?

」这自然也是事实。

和蒋夫人宋美龄女士的;对于张汉卿的为人,宋女士在回忆录结束处。从书中颇有领悟,有几句称赞张氏的话道:「余更愿在此特别声言?竟急求入京!负责叛变之军事长官,躬受国法之裁判。实为民国以来之创举,并非替张氏挽回面子的虚语,蒋氏在西安事变发生前两天的日记里。对张曾有这样的批评;「汉卿小事。

大事到底尚不糊涂?

把持不坚,心志不定。大事糊涂。殊可悲也!」我们读了蒋宋两人的全部纪述后,觉得张汉卿后来终算把持得坚定,而且他还是个情感相当丰富的人呢?克绍箕裘一部中国近。

张学良和他的父亲张作霖。

东北的命运决定了中国的前途。而东北在近五十年来,又一直被日本和俄国所更番侵略?与东北的关系是不可分的,早在民国四年,日本驻华公使向袁世凯提出廿一条件。都是关于东北的,包括南满和东部内蒙古开矿权,建造铁路;聘用。

其中第二号共有七个项目,军事各种顾问;都有详尽的规定,不过这些条款均未实现,其原因何在呢?乃是因为关外王张作霖未予同意;张作霖出身草莾;未读。

只要合理。

可是他爱乡土。爱国家,他的外交手段也有绿林豪侠之气,对待外国人不耍手段,答应的话完全算话,他都。

照现代标准来论,他能保持信义;遵守诺言,他来自民间,深知如何适应环境,所以他不会上。

日本最初认为张作霖是一个马贼出身;

一定很简单。

他有御下的权术。

日本人于是改变了对张的策略。

由高压和收买,

不会被人玩弄,威胁不行,可是张老帅完全不吃这一套,乃加以利诱,日本人慢慢才知道这位「天才的统治者」自有一套;有应变的机智,能进能退。不是可以听人摆布的。善擒善纵,改为趋承。他们利用张作霖的旺盛的政。

想把他引出东北。

奉军方面的一切的部署,

怂恿他问鼎中原。帮他策划,帮他奔走;这一期间,奉天的日本顾问;人数最多。顾问们替他搜集各方的情报。策划如何进军,民国七年,奉军进驻河北。民九直皖战争,民十一奉直第一次战争,民十二奉直第二次战争,民十四冯奉战争。日本顾问占了很重要。

文化首要人物,

以及元老重臣;

日本政治,这一期间都分别前往东北访问;并和张老帅作长时间的交换意见,民国十四年十二月廿三日,奉军第四军长郭松龄由天津通电要求张作霖下野!一个月后。

埋首苦练了两年。

被捕枪毙,郭松龄的倒戈是奉军内部派系之争的结果。奉军从民国十一年第一次直奉战争被吴佩孚击败,退出关外后;杨宇霆延揽了以姜登选为首的一班日本士官出身的。

出兵入关;

就奉军加以严格的整编训练,十三年在孙,张三角联盟的大纛下:一举而下榆关,直抵平津。由于冯玉祥为内应。第二年长驱到达长江。这一年可说是奉军的黄金时代,黄金时代难免不分立。

旧派以张作相,

杨宇霆是士官系。

两系明争暗鬪,

奉系军官也不例外;所以乃分为新派和旧派,吴俊升为首,新派中又分为士官系和陆大系,郭松龄和李景林是陆大系,积不相容,民国十三年奉系奄有整个半壁江山,新派要人纷纷高据要津。分茅。

也不是旧派,

少帅所统辖的奉军。

李景林任直隶督办。杨宇霆任江苏督办,姜登选任安徽督办,张宗昌任山东督办。张宗昌不属新系,郭松龄当时极得少帅的信任,郭因各省地盘均为杨宇霆一系所占有。其精锐部队都由郭。

自然异常愤慨,

因此郭姜有了夙怨,

自己竟未分到一块土地。加以郭曾和姜登选在榆关战役闹过一次意见,姜当时担任方面指挥官,郭姜不和,郭向姜低头才算了事,少帅出面调解,民国十四年苏浙战事爆发,杨宇霆退出江苏,孙传芳的联军向奉系进逼,姜登选放弃安徽。张老帅令李。

张宗昌对付孙传芳,郭松龄,张作相。阙朝玺等监视冯玉祥的国民军,纪金纯;且认为是个大好机会!乃秘密赴包头与冯玉祥暗通款曲,协商合作,冯玉祥是「倒戈」祖师,郭松龄这时非但没有监视冯玉祥,把混身解数传授给郭,郭由包头返天津,乃发通电要求张作霖下野!并历数杨宇霆的。

要求将杨明正典刑!

立即枪决。同时在滦州车站把姜登选捕获,这时郭松龄军容之盛,气焰之高。简直有可以传檄而定东北的气势,他打着「清君侧」的旗子,向沈阳进军,要求张老帅立即把东北的民政和军事都交给儿子张。

无兵可调,

无将可遣;

打算率了妻儿老小逃出沈阳,

这时张少帅已返奉天。由天津启程。郭用少帅名义班师回奉,一口气便到了离沈阳不到廿公里的白旗堡;这时的张老帅在沈阳唱的是空城计。急得如热锅蚂蚁,在帅府跑出跑进。一会儿穿上军装预备上火线,一会儿换上了。

这时替他运筹帷幄的,

仍是总参议杨宇霆,而在外撑持战局的。日本人在张作霖危急的时候伸出手来。也只有把兄弟吴俊升和张作相。因为日人觉得对付张老帅,威胁利诱都没有用。如今他有。

正好借此助张一臂之力!

知恩必报,

张讲信义;以后便可以挟恩示惠,以使张就范。就在这最危急的当时,深夜访问老帅。日本军部驻奉天特务机关长菊池武夫少将奉军部秘令,对张致最诚挚的。

并表示在可能范围内,日军愿伸出「友谊之手」以助张。且不提任何条件,所谓「义气博义气」,张作霖正需人支持,日本人刚好来洽!张虽在危急中还不失豪气。「那就谢谢。

你们帮了我的忙。

郭松龄便垮了。

郭闹出这么天大的乱子,

幸好他这时恰在奉天!

他一直不敢见他父亲。

我张作霖从不负人,我将来自会后报,吴俊升的马占山团开上前线。」第二天辽河东岸的日本炮兵出动了,立被就地枪决。郭夫妇双双在白旗堡被逮。可是他向来支持交付大权给郭。张汉卿怎能自辞其咎;不过郭案未平定前。他才由吴俊升,直到郭兵败授首后;张作相带到老帅前要北平。

「总司令嘱臧主席和荣厅长商量应付,官邸接话副官转少帅的回话是:」午夜,日军大举攻城,臧式毅复由长途专线向北平张邸通话。仍无答覆,到了凌晨。

少帅副官告臧说:「总司令彻夜会议。才告散会,」沈阳就是少帅没有具体指示的情形下失陷;沈阳一切请主席慎重应付,事后当然是少帅不获人谅。

是这样的。

他由于外交礼节;

可是照张汉卿的解释;他正和英国领事看戏,所以只好内心焦急而表面从容!直到戏散才急急忙忙赶返官邸和中央及有关方面商讨事变的应付。

必须故示镇静;

因为事起仓促,

张学良对于失去东北是有历史责任的,

他无法给他们具体的指示:他自己也未奉到应付办法的指示:彻夜会议的结果。也无具体决策。所以他只好作一个含糊的指示!从任何观点来说:在他身。

并不是胡蝶,

但他那时候并没有和胡蝶一块儿跳舞,就是今天仍然依偎在他身边的赵四。

本文标签:
上一篇: 荆轲一个最不成功的刺
下一篇: 刘邦的死子就会没有到大